《計程人生 Taxi/ تاکسی
/我不是蘿莉控,但是導演伶牙俐齒的姪女真的太可愛了!

座位:L排2號

電影年份:2015

不負責評分:★★★★ 4顆星(滿分5顆星)

「他們不希望被呈現,但是卻做了。我不太懂。」


(《計程人生》獲得柏林最佳影片金熊獎,潘納希因被限制出境無法出席。)

前陣子香港電影金像獎把最佳影片頒給僅入圍一項的《十年》,這部電影揣想全面赤化的香港情景,引起中國政府強力抨擊。我認為《十年》奪最佳影片和《計程人生》獲柏林金熊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。在藝術創作上,許多導演都毫不避諱地和政治迎擊,然而,更為可悲的是,大概沒有多少伊朗國民看得到這部《計程人生》。


(因為文化審查制度,伊朗要看好萊塢電影都要依賴地下管道。)

為什麼這部異常簡單,技術單純、沒有強大的情節張力的電影,能得到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?且先讓我簡單介紹一下這位被伊朗政府封殺的導演。賈法潘納希(Jafar Panahi/جعفر پناهی)素有「伊朗電影的良心」之稱,他拍的電影,除了第一部《白氣球 The White Balloon》(1995)有在伊朗公開上映,其餘都因觸碰禁忌話題,被政府列為禁片。


(潘納希的電影經常以女性視角拍攝。圖為白氣球劇照。)

他跟政府的正面衝突從2009年潘納希表態支持伊朗反對黨領袖穆薩維開始,後來還參加了抗議執政黨操縱選票的遊行。同年7月30日他和女兒參加一個在示威中遇害少女的追悼會時被逮捕。2009年8月底,潘納希受邀擔任蒙特婁國際電影節評審團主席。在走紅毯時他圍了條伊朗抵抗運動綠圍巾,這被伊朗政府視為挑釁。2010年3月,潘納希在他公寓拍攝一部沒得到批准新片,影片拍了三分之一警方突襲了公寓,17人被逮捕拘留。5月潘納希進行了10天絕食,獲得了來自全球的聲援,他抵押房產才籌足保釋金。但檢察官準備了超過750頁的指控材料,12月德黑蘭革命法庭以「危害國家安全」、「實施反對伊斯蘭共和國的宣傳」判決潘納希6年有期徒刑,20年內禁止進行任何電影相關創作、接受傳媒訪問及出境。

被禁拍之後,他以日記型式拍攝受審過程的紀錄片《This is Not a Film》,儲存於USB藏在一個蛋糕內偷運出境,並在坎城影展放映。這部《計程人生》是他被禁拍後的第三部電影。運鏡就如同行車紀錄器一樣簡單,剪接也相當單純,音樂就只有車上沒人時才出現的吉他演奏,但他高明幽默的台詞,和流暢自然、真假難辨的調度,真實呈現了伊朗的女權議題、治安問題、貧富差距、文化審查等等議題,手法卻如同導演在計程車中從容的微笑一樣,包裝得如此輕鬆。

從等紅綠燈的長鏡頭開始,一個個乘客上車下車,看似隨機(真的超像紀錄片的!),但仔細想想也有他的結構所在。從小偷和老師爭執著偷竊和死刑的議題、急於為妻子留下遺言的出車禍男子、拉著導演去賣盜版光碟小販(有趣的是導演後來在路邊買了盜版唱片)、抱著金魚依賴迷信的女士、想要拍電影的小姪女、商人朋友、被吊銷執照只能賣花的人權律師等等,每個人都有著社會縮影,而且總可以在這些人物中找到彼此的連結和呼應。

我最喜歡的一段是導演下車辦事,只留下拿著相機錄影的姪女拍著街道。她拍到一個撿垃圾的男孩撿了一個新郎口袋掉出的鈔票,便急忙要他把撿來的錢還給新郎。因為老師規定電影中不能有「醜陋的真實」(其他條還包括男女不能有肢體接觸、人物的名字必須是伊斯蘭名等),儘管她對這些規定充滿困惑,但她一心只想要電影能夠公開放映。她甚至跟男孩說:「拜託你還給他,我願意給你五元作獎勵。」但是在男孩眼中,他根本不在意什麼電影和道德的獎勵,他說:「五十塊換五塊,我才沒那麼笨。」這樣兩個小孩爭執的可愛橋段,就諷刺了政府(和教育體系)自欺欺人的鴕鳥心態、貧富差距(氣派掉錢的新郎和從小就必須翻垃圾桶的孩子)問題和電影審查制度。相當高明!

在這麼惡劣的電影產業環境下,許多伊朗導演都出國發展,但潘納希卻只想在伊朗拍電影。他說:「沒有東西可以阻止我拍電影,當被壓迫到絕處時,我與自己的內心更加接近;在限制之下,更加促使我要繼續創作。以拍電影作為一種藝術創作成為我最主要的使命,也因如此,無論在任何情況下,我都會繼續全神貫注地拍電影,這讓我感到活著。」更難得的是,電影中不見憤怒的斥責,反而是以一個寬闊的心胸,溫柔地照映著德黑蘭。難怪被戴倫艾洛諾夫斯基(Darren Aronofsky)稱為「獻給電影的情書」。希望有一天,伊朗政府和國民也能夠看見,並領會這封迷人的情書。

最後我想以柏林頒獎片段作結,潘納希的姪女代表他領獎,她說 :「我太感動了,說不話來。」知道了他的背景,看過這部電影,再看這個片段真的是太感動了!!!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排2號 的頭像
L排2號

L排2號

L排2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